ルオホン喵

【RPS/k视角】あいかた 01

*乱七八糟的脑洞/无剧情纯片段


所有人都希望堂本光一和堂本刚在一起。


可所有人都不觉得堂本光一可以和堂本刚在一起。


某次长濑智也的节目上,堂本光一认真地对他说:“我和刚可是相爱的哦。”


“搞什么啊。”节目录制结束的时候长濑一把搭住光一的肩膀,笑得两排白牙都露了出来,“光一,你这小子可是在刚才吓了我一大跳,说什么你和刚是相爱的傻话啊,我差一点就当真了。不过你跑火车的能力还真的是和刚越来越像了,表情还这么认真,真是的。”


喂喂,凭什么我不能和刚在一起啊。


堂本光一面上不爽,眉头蹙在一起,拧成了川字,含糊不清地说:“用得着这样嘛,我和刚怎样都有可能嘛。”


长濑智也没听清光一的话,他说的太粘糊了,只能捕捉到“刚”“可能”什么的关键词。长濑没细想,夹紧了扣着堂本光一的脖子,直接换了个他更想聊的话题。


明明和刚在镜头里表现亲密的时候大家都能打趣他们、笑得前仰后合,为什么当自己认真的时候,他们却不以为然了呢?


这很奇怪啊。


堂本光一和堂本刚忙得连轴转,几乎一天就得跑三四个地方,还基本是单人活动,可以共处的时间少得可怜,只能在message里传达爱意,就像遠距離恋愛一样。


好不容易能有个邀请KinKi Kids的音乐节目,一进后台,堂本光一瞬间就从被霜打过的茄子似的颓废样变得神采奕奕,直奔乐屋。


“つよ!”马内甲刚反手把门关上,堂本光一就朝沙发上的糯团子扑去,他两只手环住堂本刚的脖子,把柔顺的头发埋在堂本刚的锁骨上。


恋爱中的堂本光一会变成粘人的小猫咪。


猫化的光一只有刚先生知道。


堂本刚“ふふふ”地笑了起来,反抱住光一,像安抚小朋友似地捋他的背。


“好久都没见到つよし了呢…”堂本光一的声音闷闷的。


“怎么了?tension这么低…”堂本刚松开了光一,拉着对方的手,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


“ね、つよし”堂本光一把玩着握着的刚的手,眼神幽怨,“长濑他不信我们是相爱的诶!”


堂本刚又笑出了“ふふふ”的声音,他有力地握住光一的手,说话时语速慢悠悠的:“这种事,很正常的吧?别人不相信什么的,如果大家都真的相信,那我们KinKi Kids肯定会解散的吧。而且光一为什么要在意别人怎么想我们呢,反正有我们两个都知道不就够了吗?”


堂本光一拿手背遮住了脸:“可是长濑是我们的大亲友啊…”


“啊,我明白光一的意思了。光一是想被亲友认可吗?不过如果直接就朝长濑出柜的话,他这个直男肯定会被吓到胡子都飞起来了吧ふふふ”


“出柜……?还太早了吧。”堂本光一顺势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喃喃道。


堂本刚揉了把猫毛:“所以啊,早晚有一天长濑会发现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光一别想这么多啦,毛根会掉光的哦。”

【同人/后续】忘れない 01

荻野千寻觉着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忘。


她还记得什么呢?


汤婆婆、钱婆婆、坊、小玲、无脸男、河神……对了,还有白龙!


“え,奇怪,我为什么还记得他们长什么样,但却不记得是怎么认识他们的?”荻野千寻坐在草上,脚在冰凉的河水里晃悠着,几个小蝌蚪围着她白白净净的脚丫转悠,痒痒的,千寻眨巴着眼睛问站在旁边的妈妈,“ふ——はは,你知道无脸男吗?”


荻野悠子正对着手机相机补口红,根本没在意千寻,只顾着自己的口红有没有画歪了,她心不在焉地回答千寻:“什么无脸男?没有脸的男人嘛……好啦,谁会没有脸呢。”


千寻不爽地嘟嘴,脚用力击打着水面,溅出水花来,还把本来围着的两三个小蝌蚪吓跑了,它们卷起尾巴嗖地四散开来:“はは,你究竟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嘛,真是的!”


她偏过头去哼了一声,重重地起身,一把抓起身旁的毛巾把脚擦干净,连脚趾间的缝隙都不放过,然后把鞋里的袜子拿手上,直接把堪堪擦干的脚丫塞进鞋子里。


脚上还有水珠,套上袜子会黏黏的,怪难受,干脆直接不穿好了。


荻野千寻很生气,两只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憋着气往回走,为了彰显出自己的不悦,还幼稚地把踏在杂草上发出的“咔擦”的脚步声踩得更大声。


“千寻,别生气啦,走,回去赶紧把书包理好,明天就得去上课了呢。”荻野悠子把口红收起来放口袋,推搡着嘟着嘴的小女儿往家的方向走。


荻野千寻从城镇搬到了乡下,远离了昔日一起玩耍的伙伴,却和大自然贴近了距离。


几乎每天抬头都能见到白白的、柔然的、棉花糖似的白云和蔚蓝的天空。


千寻的新家后面有条溪流,水清澈干净,河岸上小石块和淡黄的杂草簇拥着野花,风一吹过,就能听见“唰啦唰啦”的声音。


千寻最喜欢到河流里去了。她不敢游泳,只敢小心翼翼地把脱掉了袜子的脚丫放进去晃荡,然后对着什么东西发呆。


无论是东西都可以,可以是妈妈,也可以是杂草,还有野花,或者是水面,只要能让她长时间注视着就行。


“千寻,你怎么不怕水了呢,是这里的环境改变了你吗?”


荻野千寻坐在木椅上,把书包抱在怀里,一本一本地把摊在书桌上的书本往怀里塞。


是哦,她为什么突然不怕水了呢?


回去的路上,母亲无意一问却被荻野千寻敏锐地捕捉到,然后像循环又循环的钟表一样在心底来回播放。


千寻托着腮帮子,手无意识地把玩着手腕上紫色的橡皮圈。


好像是一条白龙诶……


“千寻——”是父亲大人在叫她。


“はい,千寻这就来。”


算了算了不想了,该泡澡睡觉了。


浴水柔和且温暖,轻柔地包裹着千寻。


“真的不怕水了嘛?”千寻猛吸一口气,泡进水里。


窒息感席卷而来,但和以前痛苦的窒息感不一样,这次还有股舒心的感觉呢。


她好像曾经也在相同的情况下,被什么条状的东西卷住吧?


是白龙嘛?


啊,白龙……


怎么又是白龙呀,白龙是谁?


浴室里蒸腾的水蒸气聚在天花板上,然后冷却又汇集成水珠“滴答滴答”地滴下,千寻头昏昏沉沉的,想着想着就要点头睡着了。


这可牙白了……


她迷糊着踏出浴缸,注视着镜子中小脸红扑扑的自己,然后弯眼笑了:“什么嘛!”


比起白龙,果然还是明天要去的新学校,要结交的新朋友更要紧些吧?

 


【KT/RPS】不确定关系

*内心戏很足*小甜饼*真实向

 

1.

    挑染好了粉色的发尾,堂本剛在镜子前托腮琢磨了片刻,又拿起一罐黑色指甲油。


    指甲油的味道很浓,气体分子不一会就充斥了乐屋的角角落落。


    当然,这也有乐屋不大的缘故。


    堂本剛闻着这味道都有点受不了,更何况他的钢铁直男相方堂本光一先生。


    透过镜子,堂本剛斜眼偷看着沙发上像个老头子一样翘着二郎腿翻看赛车杂志的相方,他企图运用一下这几天从追的侦探剧中学来的心理学知识,分析相方的微表情来鉴别出光一的情感变化。遗憾的是他失败了,光一连眉毛都没皱过,依旧面不改色聚精会神地咋吧着嘴品味最新的赛车要闻。


    显然,沉迷进赛车世界的光一已经屏蔽掉了外界的一切干扰,连向来最讨厌的气味都能忍受了。


    他的相方最近是不是没以前那样关心他了?


    这女子气的想法一冒出来,堂本剛就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哈,他又不需要堂本光一有多关注他,怎么像个热恋少女一样患得患失了起来。


    ——可是相方先生最讨厌他涂指甲油了,更精准地说是讨厌指甲油的味道。


    其实堂本刚一开始只是心血来潮,见到乐队里几个要好的哥们指甲上花花绿绿的玩起乐器时带感中不乏帅气时尚,他便在咨询了化妆师staff后也起了尝试一下的想法。


    还记得那天也是在乐屋里,他才刚拧开盖子,瘫在沙发上补觉的相方就和被惹到的猫咪似的炸毛了。嗓音完全就是刚睡醒的样子嘛,磁性低沉还大舌头了,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好听:“喂…喂喂!指甲油有什么好涂的,娘里娘气。”


    呼啊,堂本剛当时真的很火大,还回怼他,这都要管啊,大叔你给我睡你的觉去。


    他当时的起床气好像很快就下来了?一听堂本剛生气,堂本光一连大气都不敢出,语气以肉眼可见速度放柔了。只不过他兜兜转转劝说了半天,中心思想都离不开他本人对指甲油的抗拒心态。这心态强烈到都使堂本剛怀疑,他的相方之前是不是受到过什么109辣妹的情感创伤了。


    堂本剛这个人有个特点,那就是别人越是不让他干什么,他就越是要叛逆。见自己的相方对涂指甲油这一事反应这么大倒也新奇,越涂越起劲。频率倍增花样也倍增,堂本光一闻到味道时的皱成一团的表情堂本剛至今回想起来都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不得不说他的相方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不过今天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的相方真的麻木了,或者说是七年之痒了?他们两个只是组合成员的同事关系而已,更别说夫妻了,怎么这么快就厌了呢。


    究竟是他堂本剛魅力不够了还是他相方爱火熄灭了,堂本剛挫败地想,顺便愤恨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以至于一块明显的凸起被印在了指甲上。这下,这个指甲又得用刺鼻的化妆水卸掉重涂了,更加烦躁了。


       别误会。所谓的“爱火”也只不过是单指同事爱而已,没有其他引申含义。没有。


       就算他的相方被抓包在家里非但买了一柜子的堂本剛个人专辑,还定时从电视上录下的堂本剛所有的影视片段。


       堂本剛看到的时候已经不是可以用目瞪口呆这个四字成语来形容的程度了,简直就是瑟瑟发抖。他的相方难不成是个hentai??


       “我不是hentai。”堂本剛还没发问呢,仅仅是用震惊加怀疑的眼神盯着堂本光一而已,他就自己先心虚了。“我……我只是很重视我们KinKi Kids这个组合,所以想把我们的所有足迹都保存下来。”


       那您咋不把自己也给录下来呢?堂本剛差点就把心中的质疑反驳出来了,但看到堂本光一红得和小龙虾似的耳朵,转念考虑到万能的座长大人的面子,还是重新咽回了肚子里。然后用心知肚明的眼神戏谑地看着堂本光一一气呵成地关掉电视屏幕里帅气的金田一再硬是用握力把堂本剛给推出了卧室。


       怎么越想越奇怪了呢。这homo感是怎么回事。堂本剛赶忙从回忆中醒来,开始寻找卸甲水。但在寻找卸甲水的同时,堂本剛的视线又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困扰了他半天的主角堂本光一的脸上黏。堂本剛思绪一片混乱,又是ドキドキ又是生气,干脆偷偷地用眼神描绘起了堂本光一俊郎的轮廓。从翘起的发尾到坚挺的鼻梁再到涂完润唇膏后水润的嘴唇…


    看着看着竟然只剩ドキドキ了,还口干舌燥了起来,心里大喊一声牙白,堂本剛为自己感到不妙。舔唇是什么エロ的动作!!强行暗示自己正直的堂本剛视线却不如他愿,依旧黏在堂本光一的唇上。这认知使他本人心中警铃大作。


    堂本光一是不是把hentai的病原体传染了他了?强行解释一波的话只能怪他的相方太过好看,看他的侧脸看着看着失神的情况已经有很多次了,嘛绝对是正常现象吧……才不是因为homo什么的呢。

    

    正盯着相方先生的眉眼做心理斗争的堂本剛猝不及防和突然抬头的光一来了个小说情节般的隔镜对视。“つよ,你在看我?”

       

    “没。”堂本剛表面镇静,脑子里的宇宙小人不知道已经跑了几圈操场了。


    “那我怎么感受到一股火辣辣快把我给穿透了的射线?”

    

    “错觉。再说了你还好意思说我?平时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更要把我给射穿的。”

      

     等一下,这个对话是不是有点糟糕。两个不怎么纯洁的人显然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

    

    于是熟了两只小龙虾。

 

    tbc


—关于我爱的人
很多人都奇怪
「你怎么会喜欢上大叔」
他们都曾以为我是颜控
其实不是的
只要长相顺眼就行了
灵魂的契合和不变的初心
才是真正戳到我的点
初心初心
现如今已成为了被人们挂在口上的随时都会被拉出来鞭打的不值钱的东西
又有多少人能朝着一个方向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呢?
人心分明是最难控制的
一个欲望便能把你拉下深渊而不自知
可他们却让我看到了不可思议
整整二十年
两人互相扶持竟然走了整整二十年
只有两个人
爱情友情亲情
时间消磨了它们的界限
仅余下融不进空气的安定感
很难想象
在这样一个浮华的功利的时代
一人仍选择小众的funk
一人仍选择小众的舞台剧
世人的质疑唾骂抹黑
他们从来不看在眼中
面对粉丝间的种种争执
「以后不要再分什么派系了,只要好好地喜欢我们」
「不喜欢我搭档的人也不要喜欢我」
他们如此回答
对了
他们不是偶像
是两个可爱的中年大叔
(笑
ありがとう

我正爱着,
这种偏执的绝望让人窒息……
刚先生的音乐有一种魔力,
永远也听不腻。
这首歌每一次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痛苦的时候会让你治愈,
但是奇迹般的,
难过的时候心会更痛……
难以言喻啊【笑】